设为首页 | 我要投稿
长安播报

心灵解药:是民警也是班主任的他,用什么打开了16岁杀人犯的心结?

2019-11-20 19:38  来源:浙江法制报微信公众号  责任编辑:陈言
字号  分享至:

是民警也是班主任的他,用什么打开了16岁杀人犯的心结?

那是一双迷茫的眼睛,躲在厚重的黑框眼镜后面,大部分时间都耷拉着眼皮,一动不动地盯着地面,可一旦身边发生异动,就会立马露出敌意,警惕地打量着四周……眼睛的主人是王平最关心的学生——16岁少年小丁(化名)。王平最担心的就是,这双眼睛会不会再次发出凶光。

半年前,小丁工作的工厂宿舍里发生了一起命案,作案手法是用铁棍敲击后脑勺,死者是工厂的一名工人,凶手正是小丁。回想当天的场景,小丁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杀人,他只记得当时心情极度烦躁,看到同宿舍的工友回来,突然控制不住自己,抡起一根铁棍就重重地打了过去,一下、两下、三下……

小丁被送进了王平的班级,一个特殊的班级。2017年,浙江省杭州市看守所在“重教育,轻关押”的理念下成立了一所学校,就坐落在看守所里面,取名“育新”,所有犯过事的未成年人被集中关押在这里接受教育。当时,一直从事未成年人管教工作的看守所民警王平担起了重任,成为这里的“班主任”。

无知少年

王平记得小丁刚被关进来时的样子,一脸的木讷和冷漠,唯一的情绪波动就是没来由的暴躁。王平找他谈话,可换来的却是冷笑。

“这里不少孩子刚进来都是这个样子,对法律毫无敬畏之心。”王平说。

16岁的小强(化名)原本在职高念书,迈入青春期的他对性充满强烈好奇。一天,他和2个哥们一起找到一个不到14岁的女孩,3人轮流对女孩进行了侵犯。小强是蹦跳着走进看守所的,王平形容他那时的样子是“整个人张牙舞爪”。王平找他谈话,他就嬉皮笑脸地问,是不是谈完就可以出去了。

还有个男孩一脸茫然地问王平,“我还没到14岁,为什么会被抓进来?”他说原先打算偷到14岁就不偷了;还有一个精通电脑、自诩天才却做了黑客的少年,戏谑地对王平说,“放我出去,我可以给你30万元”……

“他们最大的特点就是无知,有些人甚至意识不到自己犯的错有多严重。”王平叹息道。

王平组织少年们写书法

打开心结

杭州市看守所位于良渚,王平平时住在杭州市区,每天上下班就要2个多小时。有人问他:“牺牲和自己孩子在一起的时间,去管这些犯过事的孩子,值么?”王平觉得值。

王平刚开始从事这份工作的时候,曾遇到过一个因盗窃进来的少年。了解到少年的身世后,王平觉得自己没法简单地将他定义为“坏孩子”。少年的整个家族都有“家暴”的恶习,他爷爷从小打他的爸爸和大伯,他爸爸和大伯从小打他和他堂哥。少年是断着一只手进看守所来的,他轻描淡写地告诉王平,这只手是被他父亲打断的。由于受不了他父亲的恶打,他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逃走了,他也是从家里逃出来的,因为没钱,就和一帮混混一起,靠小偷小摸维持生活,“但还是经常被我爸找到,免不了再被暴打一顿”。后来,在王平的关心下,少年的手臂痊愈了,心伤也慢慢愈合,出去时他答应王平“一定去找份正经工作”。

“没有人是没来由地变坏的,包括小丁。”王平带小丁看过好几次心理医生,不厌其烦地找他谈话,有时小丁不愿意开口,就提议他写日记,“随你怎么写,把自己的感受写出来”。

在日记本的首页,小丁用铅笔大大地写了一个“爸”字,再附上一个感叹号;在日记本的第二页,小丁画了一个爱心,爱心里面写着“我想你们了”。王平知道,小丁说的“你们”是指他的家人。

小丁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,父亲在外打工,母亲在家务农,父母都是文化程度不高的人,虽然很爱孩子,但却不知道怎么教育。小丁有一个双胞胎弟弟,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,父母在教育小丁时经常以他弟弟为榜样,这让小丁觉得自己只是个附属品。他在日记本中写到:“我觉得爸妈有弟弟就够了,我活在这个世界上是多余的。”

小丁曾经自杀过两次,一次是在老家喝农药,一次是辍学后跑到宾馆房间里开煤气瓶,可都没死成。“他想通过犯罪的方式了结自己。”王平慢慢走进了小丁的内心。

王平带领少年们读书

心灵解药

经过长期的实践,管教民警发现,亲人的帮教、感化是教育失足少年最有用的方式。因此,在杭州市看守所的门口,设有一个信箱,专门用来接收家属的信件。

犯了强奸罪的小强,从小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,相依为命的母亲是小强最大的牵挂。虽然在外面经常是小混混的模样,可一回到家里,小强就会立马表现出乖乖崽的样子。母亲是社工,周末的时候,小强还会跟随母亲一起去养老院帮忙扫地,一起做公益活动。所以直到出事的那一刻,小强的母亲还无法相信自己的儿子会做出这种事。

小强进了看守所后,他母亲几乎每天都给他写信,甚至还会录好视频托民警带给他看。在母亲的情真意切之下,小强有了很大改变,还拜托王平帮他买一本烹饪类的书,他说自己在职高里学的就是烹饪,“我想学好这个手艺,以后出去了当厨师,让妈妈过上好日子。”

小强的变化让王平很受鼓舞,于是,他更加积极地联系小丁的父亲,让小丁的父亲定期给小丁写信。由于不识字,小丁父亲寄来的信都是由自己口述、别人代笔的。虽然文字很粗糙,可小丁却如获至宝。王平从监控里看到,深更半夜,小丁还坐在那里,一遍一遍地读着父亲的信。“看到他这样的举动,其实我是兴奋的,因为这说明他内心还有感情。杀人犯法,他必须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,但我希望通过努力,扭正这个少年的价值观。”王平说。

“每个孩子的心里都有一座花园,但如果没有园丁,花园就会变成洪水肆虐、野兽横行的荒野。”王平说,他想一直做这个园丁,当好“班主任”。

相关报道

揭秘暴恐幕后黑手!新疆反恐纪录片出了第二部...

剖析了“东伊运”对新疆长治久安乃至中国主权和统一的直接威胁。

日进斗金的“吸沙王”终获刑 非法采砂近13万吨

“行程万里收集证据,等待的就是这一刻。”

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,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...

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!

最美基层民警:勇敢不是因为无所畏惧

“我们勇敢不是因为无所畏惧,而是心怀畏惧也一路向前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