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我要投稿
长安播报

警察世家故事:"希望干刑侦岗位,能比老爸破更多更大的案子"

2019-09-10 16:01  来源:新法制报  责任编辑:陈叶军
字号  分享至:

1975年,李早民穿上警服,成为一名人民警察。他不会想到,20年后,他的女儿怀着对公安工作的无比崇敬,也成为了人民警察,并且还嫁给了一名人民警察。他更不会想到,40多年后,自己的外孙考上了中国人民公安大学,立志投身公安事业,希望在刑侦岗位上比父亲破更多、更大的案子。

“成为一名人民警察,是荣耀的,我很幸运,后人将这份荣耀一路传承下去。”李早民说。

时代在变迁,公安工作也在变化,不变的是打击犯罪、服务群众的宗旨,随着法治中国前进的巨轮滚滚向前。


娄志坚一家三口

第1代老百姓的爱戴是最大褒奖

1975年,李早民从江西省抚州市无线电厂保卫科调任抚州公安,正式成为一名警察。多年以后,李早民才知道,这次工作的变动,开启了他警察世家的荣耀之门,意义深远。

“我从小就有正义感,喜欢打抱不平,有机会成为一名人民警察,别提多兴奋了。”李早民说,至今他都保留着自己的第一套警服。

他先是在抚州地区抚州市(现多归临川区管辖)公安局秘书科任职,后出任长岭派出所、西大街派出所所长,1996年调任抚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一大队任副大队长,直至退休。

李早民刚入职公安时,经济条件没有现在好,社会环境也很复杂,公安工作压力很大,人手也不够。“在秘书科,就我一个搞文字工作的,局里上上下下的所有材料都需要我完成,经常是通宵达旦。”李早民说,到了派出所,同样是人手不够,长岭派出所只有7个人,办案、巡逻、户籍、消防……要管的事太多,只能加班加点。

作为一所之长,李早民很少回家,尤其是逢年过节,别人团聚的日子,他总是在值班。“加班的时候,看着别人团团圆圆,心里想着家人,免不了有些失落,也会想,如果我不是所长,是个普通百姓,多好啊。但想想老百姓因为我们的付出,过上了安稳日子,强烈的职业荣誉感荡漾在心中,就觉得辛苦付出是值得的。”李早民说,几十年过去了,现在他回到自己曾经任职的地方,一些老人见到自己,还会亲切地称他“李所”,他感觉非常亲切。“老百姓的爱戴,是对工作最大的褒奖。”

在巨大的职业荣誉感面前,李早民觉得,自己的事业要有人继承才好。好在,他的想法与长女李仕芳不谋而合。

第2代填报志愿锁定公安院校还组建了双警家庭

在李仕芳的印象里,她小时候,父亲每天都忙,忙得见不着人。到了中学,父亲调任西大街派出所,就在她学校隔壁,每天放学,她都背着书包到父亲办公室做作业,陪父亲吃盒饭、加班。

“对人民群众笑脸相迎,对不法分子毫不留情,父亲和所里的叔叔阿姨们在我心目中树立了崇高的形象。”李仕芳说,她想成为父亲一样的人,穿上警服,服务人民群众,打击违法犯罪。

1993年,李仕芳参加高考,填报志愿时,第一志愿是江西公安专科学校,第二志愿是警官学校。李仕芳说,当她被江西公安专科学校录取时,父亲格外高兴。

1995年,李仕芳参加工作,在北站派出所、局办公室从事户籍、内勤工作。1999年,工作认真细致的李仕芳获得了“全省优秀户籍民警”称号。2006年,因为表现优秀,她通过竞争上岗,到抚州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国保大队担任教导员。

多年以后,李仕芳还会想,以前亲眼看到父亲那么忙,那么辛苦,为什么自己还会选择和父亲走一样的路?“职业认同感,以干公安工作为荣,穿上警服整个人都感觉精神。”李仕芳说,在她的眼里,穿警服的人最帅。于是,她嫁给了警察,组建了双警家庭。

李仕芳的丈夫娄志坚从小也有一个警察梦。从江西公安专科学校毕业后进入抚州公安队伍,从基层派出所到刑侦大队,娄志坚总是奋战在一线,因屡破奇案,他从普通民警一路成长,现任抚州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党委副书记。

“小时候,看着警察从我身边走过,就觉得形象很高大,很有威望,总想着未来如果有一天,我也能做警察就好了。”娄志坚说,好在他的愿望实现了。

在学校,娄志坚学的是刑侦,从刚参加工作在派出所任职开始,他就侦办案件。“以前办案没有太多技术手段,靠的是双脚多跑,脑子多想,开口多问,蹲守的时候多些耐心。”娄志坚说,勤奋是第一位的,把工作做到位,犯罪嫌疑人露出马脚被抓现行的概率就会增大。

1998年,抚州市公安局要选拔一批精干力量充实到刑侦队伍,对侦查破案“有偏爱”的娄志坚成功入选。娄志坚说,和平年代,公安是最能体现人生价值的职业,而刑侦是最具挑战性的。

“对于破案,年轻的时候只是单纯的喜欢,很享受破案后的成就感,久了就成了执念,不破楼兰终不还的执念。”娄志坚说,如今,破案已经成了他的人生追求。时代在变化,案件在变化,破案的方法也在发生变化,法治在前进,不变的是理念信仰,是打击违法犯罪的决心。

第3代“希望能到刑侦岗位,比父亲破更多、更大的案子”

娄志坚和李仕芳的儿子叫娄霆逸,是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大四学生。

“一家三个警察,我在同学的惊讶声中长大,他们问我未来会不会做警察,我起初的回答是应该不会吧。”娄霆逸说,之所以会这样回答,是因为父母的辛苦他都看在眼里,二是因为觉得别人这样问自己,可能是说自己会活在父母的光环下,而他觉得,凡事都要靠自己。

小时候,父亲经常加班,娄霆逸跟父亲交流甚少。“父亲虽然经常不在家,但只要回了家,他就会把自己收拾得很利落,全身心地投入家庭中。而且,所有的亲戚、父亲的朋友同事,都说父亲是非常优秀的警察,从小他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就非常高大。”娄霆逸说。

跟父亲真正的交流,是从案件开始的。“他从发案讲到勘查现场,讲自己的思维判断,如何锁定犯罪嫌疑人,将其抓获,绘声绘色。”娄霆逸说,讲起破案的经历来,父亲的头顶自带光环。与父亲增进了解的过程,也是娄霆逸对父亲越来越崇拜,对破案越来越有兴趣的过程。“我要当警察,去帮助我父亲。”这样的想法,在娄霆逸心中埋下了种子。

青出于蓝胜于蓝,他顺利考上了公安院校的最高学府——中国人民公安大学。娄霆逸说,毕业之后,他会投身公安事业,希望能到刑侦岗位上,比父亲破更多、更大的案子。

双警家庭之故事

儿子高考前生病她向丈夫“开吼”

双警家庭,本就不易。娄志坚的工作是刑侦,一个案子,扑上去就没日没夜。至今,他都记得1998年儿子出生的那天。早上6时,妻子打来电话,说要生了。在值班的娄志坚说:“手上有案子,确定要生再打电话。”

“人家的妻子,都是请好假在家待产,我头一天还上了班,自己骑电动车回家,临产了丈夫不仅不在家,叫都叫不回来。”李仕芳说,从产房出来,娄志坚抱着儿子在她面前,就知道憨笑。

李仕芳说,儿子出生的时候,她只是“小骂”了一句,儿子高考前生病,让她直接“开吼”了。

“儿子连续生病一个星期,他天天不着家,我陪着儿子上医院、打点滴,好不容易有所好转,谁知凌晨病情又反复,儿子痛得受不了。”李仕芳说,她给丈夫打电话,一通大吼,说着“要老公去干什么”之类的话。打完电话,她的气撒完了,带着儿子去医院继续看病。第二天,她打电话给丈夫,说儿子的病好得差不多了,头天晚上发火的事早抛到脑后了。

“其实,这些小的磕绊,不会影响我们的感情,反而成了我们日后的谈资。我也是警察,他的工作,我最能理解。”李仕芳说,自己是警察的女儿,又组建了双警家庭,选择了这条路,唯有让自己的内心越来越强大,才能让工作更顺利,家庭更和睦。

说起家庭来,娄志坚总是一脸憨笑。笑声中,有愧疚,有欣慰,愧疚的是对家人少有陪伴,欣慰的是有家人莫大的支持。“债,是还不起了,慢慢算。”

相关报道

324名中国人在菲律宾被捕!网友却一致点赞【三...

菲律宾移民局称,其探员联合军队逮捕了324名涉嫌参与非法网络赌博及其它犯罪的中国人。

涉案23亿会员近6万人!“1·06”特大网络传销...

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,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...

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!

把警服穿成“情侣装”的人真靓

在擦肩的0.4秒,他爱上了她!